即時新聞

《呂氏春秋》“傳播學”

來源:羊城晚報     2021年01月17日        版次:A07    欄目:【四方集运查询】    作者:黃維樑

    

  

  黃維樑 香港學者、作家

  

  斷斷續續看電視劇《大秦賦》,有兩次出現了呂不韋領導編寫的《呂氏春秋》:一次是“汗馬”的車載來了滿滿的竹簡書冊,“相邦”呂不韋鄭重宣佈,歡迎大家審讀,如發現書中有錯誤,一字酬以千金;另一次是呂不韋對秦王説,他的治國思維都在書裏,希望大王看此書。

  《呂氏春秋》被列為雜家之書,在中國文化史上,不像儒家經典《易經》《詩經》《禮記》等那樣受到重視。我倒是對它另眼相看。

  百餘年來,唯西方論者常有厚誣古人的。有國學大師之稱的王國維,就認為國人缺少分析頭腦,缺乏體系建構的能耐。查《呂》分為十二紀、八覽、六論,凡二十多萬言,內容雖“雜”,卻正是有體系的一本大書。文學批評經典《文心雕龍》也極有分析性、體系性,但一些學者包括著名的饒宗頤,卻説此書的論述體式,乃受到印度佛經啓發。唉,《呂》之外,《淮南子》《史記》等等,不是分析性、體系性都強嗎?劉勰寫《文心雕龍》為什麼不是受到《呂》《淮》《史》等書的影響,而只能受到佛經的影響?劉勰至少三次提到《呂》,且曾稱譽它“鑑遠體周”,“體周”正是體例周備的意思。

  重視《呂》原因有很多,又如書中的《察傳》篇,太有現代意義了。我對大眾傳播一向興趣濃厚,在文學系任教之外,曾在新聞系講授傳播理論,《察傳》是我指定的必讀文章:要審察啊,傳播的訊息可能是錯的,可能是“fake news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