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時新聞

精神的絕症

來源:羊城晚報     2021年01月17日        版次:A07    欄目:【四方集运查询】    作者:尤今

    


  尤今 新加坡作家

  

  阿月罹患失眠症,逢人便説,説説説,那些話,好像樹木的年輪一樣,轉了一圈又一圈。如果周遭沒人,她便對着蟑螂和壁虎,重複着同樣的話。

  起初,朋友聽到她徹夜難眠的苦況,都同情地獻上應對之策,可她嗤之以鼻,一一加以反駁:“看中醫?藥水比黃連還苦,怎麼入口!服安眠藥?嘿,早上起牀,昏昏沉沉的,像個會行走的木乃伊!做運動?我有骨質疏鬆症哪,不慎跌跤,骨骼立馬碎滿一地!臨睡時聽音樂?那麼吵,不是雪上加霜嗎!閲讀可寧神?睡不着已經心煩意亂了,哪裏還讀得下任何文字!”

  朋友們覺得阿月罹患的,是“精神的絕症”,就算華佗再世,也藥石罔效。

  在聚餐會上,當朋友興高采烈地海闊天空時,阿月總想方設法尋找一絲絲的縫隙,把自己黑色的情緒鑲嵌進去。比方説,最近,有人為阿彤慶祝生日,阿彤捎來一瓶陳年佳釀,正當大家美滋滋地品嚐着時,阿月卻愁眉苦臉地説道:“哎呀,一看到葡萄酒,我便像聞到濃烈的藥味——我把葡萄酒當安眠藥,每晚都喝;可是,現在,就算我喝上一整瓶,依然還是睡不着……”這話,實在太煞風景了,阿彤快速把她手中那杯酒搶了回來,沒好氣地説:“反正這藥對你沒效,你就別糟蹋了!”

  漸漸地,朋友聚餐時,都不願再約她了。

  她對着牆壁,絮絮地説着失眠的痛苦,狹隘的房間,被週而復始的牢騷弄得黴味重重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