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時新聞

陪娘得“獎”

來源:羊城晚報     2021年01月17日        版次:A07    欄目:    作者:胡鐵民

    

  

  □胡鐵民

  

  父親過世後,娘一直獨居劉家巷老屋,怎麼也請不動她去兒女家住。80多歲後,孃的眼睛越來越差,從生活自理和炊火安全上講,再也不宜獨居。經兄妹商議,決定強制她與我們四兄弟輪流聚居,每家三個月,從長兄家開始。

  輪到二哥家時,二哥騎着三輪車按時將娘接過去,並辦了一桌家宴表示歡迎,還説席上準備了“大獎”。我暗喜,陪娘串個門,也有獎?就餐前,母親便打開了話匣子,説:“在你哥家,你哥陪我睡一張大牀,晚上陪我聊天敍舊,我感覺人都活清楚了,有意思。”這時便有人提議要給大哥發個獎。但二哥説獎品還沒準備好,大家先來個馬吃石灰——一雙白嘴(口頭表揚),給個“孝子獎”。桌上的人都鼓掌叫好。

  “在這裏享福,飯來張口衣來伸手,什麼事都不讓做,飯菜以我為主,一是熱,二是爛,三是來杯酒活血,很合我的口味。飯後還倒口開水,蕩蕩碗裏油,再漱漱口,好開心。享福啊!”有人又提議,這該給個什麼獎?老三説:“既然這樣暖心服侍,那就叫‘暖心獎’。”眾人又鼓掌。

  很快開飯了。二弟説:“慢點講,大家喝酒吃菜。娘一輩子吃了不少苦,兒子敬您一盅,您高興,我們就幸福。”二哥會説話,大家都鼓掌稱讚。

  孃的興致更高了,加上這三個月顯然感受良多,她接着説:“過去我忙時你們小,現在你們忙時我已老。幾十年沒好好逛個街,今天你大哥還陪我去武穴轉了一趟。”她説走到江邊時想起以前的老屋,走到“源源三行”時,想起她的“發小”巧珍姑,走到新街時,想到舊時那裏各種鋪面的繁榮,走到下廟,想起排隊憑票買年貨的往事,最後走到上廟,她還駐足許久,説想起當年這裏辦“兒童健康大賽”,老大還得了個什麼獎。這一路走,大壩上小橋邊,劉家巷、糖果房……處處都有故事。我們兄妹們都聽得津津有味。娘又提到那時躲日本飛機,帶着全家去孃家避險,還有……一頓家宴,娘竟滔滔不絕地講個沒完,最後還滿含深意地把大哥表揚了一通。

  四妹説,娘説了這麼多,也該給個什麼獎,就叫“辛苦獎”吧。大家聽着不由都停了筷子。往事湧上心頭,大家紛紛舉杯祝賀娘“得獎”,説“兒多母苦”,當年不懂事的我們只顧自己,吃飯時,娘讓我們管飽,卻只給自己留半碗青菜粥,如今我們才懂這叫“惜食為兒女”。

  但這獎那獎,我還是想看看二哥到底準備的什麼獎品。沒想到他竟幽默地説:“吃也吃了,喝也喝了,這獎不也都‘講’完了嗎。”原來今天他接老孃,準備了這一桌家宴,既是給大哥特意辦的“口福獎”,也是給大家頒的“陪娘獎”。兄妹們頓時都樂了,説,下次去老三家時也辦一個“口福獎”唄。